一言堂 | Say / 书籍 | Books / 笔记 | Notes

边界 ——《挪威的森林》读后感

maders · 9月24日 · 2020年 · 本文2198字 · 阅读6分钟13

这是一片森林,一团漆黑,凄凉寂静。这漫无边际的阴暗森林中生活着一群人,有的人在黑暗中沉沦,有的人追逐着若隐若现的光明,有的人留下一丝微不足道的痕迹便杳无音讯。这片森林隐藏在一个少年的内心的深处,包裹着青春里悸动的心。
那个被黑暗消沉的人叫木月,直子。那个喜欢追逐光亮的人叫绿子,玲子。那个留下痕迹便消失不见的人叫做“敢死队”。木月和直子喜欢黑暗么?不喜欢。他们在黑暗中反复的挣扎却仍然逃脱不掉黑暗的束缚。两人在漫漫黑暗中报团取暖,他们尝试过,把“我”当做一条从孤岛走向世界,从黑暗走向光明的通道,不过也是从错误走向了错误。奋力的挣扎得到的是越来越糟糕的结果成为了压垮木月的那颗稻草,最终选择不甘心的妥协,只能留下一句“我不想输”。木月得死让直子精神支柱轰然倒塌,也击溃了直子心理最后一道防线。即便她选择了在黑暗中奔跑,却还是迷失了方向。做出的就像是无用的努力一般,难逃悲剧的结局。如果说,世界对两人来说是一片孤岛,两人对于对方来说是一支火把,能提供温暖 ,也能照亮前方的路。一方倒下,另一方就踏入了深渊中,两人的生命早已捆绑在了一起。
我们的生活中,最多的就是留下痕迹的人。总有些人匆匆的来,匆匆的走。他们的名字已经模模糊糊记得不太清楚,他们从哪里来去了哪里这些也无关紧要。但是留下的痕迹 却成为了无聊中的调剂品,被不断的拿出来调侃,说过一遍两遍三遍也不会觉得腻。敢死队平淡的出现,平静的离开。不会给我带来变化,却能让我记得多年之前有一个少年他曾经逗得我们哈哈大笑。这也是生活 最美好的地方,总是在不知何处,不知何时给我们带来一个小彩蛋。来了一个,就会期待着下一次出现,大概这就是生活的乐趣吧。
至于玲子,她则承受了不应该承受的伤痛。因为一次闹剧,一场来自孩子的诬陷而失去了家庭。因为一帆风顺的生活而丧失了追逐梦想的机会。选择逃避而进入牢笼中。玲子给我的印象特别像是<肖申克的救赎>里面那个图书管理员。在监狱生活七十年后跟社会脱节而不敢开始新的生活。玲子在一片井井有条的废墟中逃避着过去。跟社会脱节,不敢再去面对外面的险恶。同时也让我觉得玲子就像是挣脱了束缚的直子,直子选择了死而玲子选择抓住了最后一线的机会,玲子是背负着直子的希翼活下去的人。至于最后的结果,玲子大概也过上了还算满意的生活。
绿子是我最喜欢的人物。人物形象丰富,总是有一种真实感。绿子的身上充满着矛盾,她可以去照顾一个伤害她的人,她也能因为她爱的人没有关注到她发型的变化而几个月不理会她爱的人。她热爱自由,她能够用行动对方旁观者的冷眼。但她又会因为贫穷而感到一丝自卑。她很大胆而且不达目的不罢休,为了买锅具,把一件内衣穿了一个月。她做菜很好吃,什么菜系都能做简直心灵手巧。而且还有源源不断的小黄段子。绿子是唯一一个在糟糕的生活中积极乐观的人。绿子一定是选择在森林中劈柴生火,驱散黑暗的形象。绿子的朴素,真实还有那女孩子的小心思成为了“我”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撼动了我的心。
文中最有意思的一个人物就要属于永泽了。永泽是一个极其极端的人,自私的极端,冷漠的 极端,自负的极端,残忍的极端。他是一个优秀的人,但他绝对不是一个好人。因为自负,在他的眼中,身边只有一群庸人,没有人会付出努力,只是在进行着 无谓的劳动。因为自私,他做出的选择全是以自我为中心。因为冷漠 ,他可以抛弃一个深爱着他的人。他背负沉重的人生包袱在只有一个人的道路上前行。“我”和他的初次相遇,永泽也摆出了一副上位者的姿态。以俯视的视角赠送给我了成为朋友的机会。永泽的女朋友初美更像是永泽成长过程中的牺牲品。永泽喜欢在外面沾花惹草,初美选择忍受一切。对于永泽而言,初美不过是在空虚寂寞时候可以用来娱乐的一个工具。但是对于初美来说,永泽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我”“初美”“永泽”三人的关系一直处于很微妙的平衡当中。“我”能够清楚的认识到永泽身上的问题,甚至能预料到初美最终的结局但是无力打破这种关系。初美看透了场上的所有人,但是内心柔弱,剪不断和永泽 之间的联系。而永泽并不在乎 这一切,就算初美离开永泽也不过是摇摇头说句 遗憾的话罢了。三个人的 关系就像是一团乱麻上又缠绕着 一层层的死结,解开一结又是一结。
不仅是人物,书中存在的那一处疗养院在阅读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荒诞。作者在描写疗养院的时候一直是以很安静的文字来描述场景,人物。但是再那一份安静背后总是让我感受到不安和压抑。这里的世界仿佛是正误颠倒一般。平静的是直子、玲子,其他的患者保持着基本的礼仪。喋喋不休问些无厘头的问题反而是保安, 医生。每个人都是特殊的人 ,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独特的特性 。有些人选择了顺从 有些人选反抗,把自己 推进了反常的漩涡之中。直到最后,印证了我的想法。这一片疗养院孤零零的置身于井井有条的废墟之中 。
书里最富有哲理性的句子就是“死并非生的对立面,在死并非生的对立面,在此之前我是将死作为完全游离于生之外的独立存在把握的。这种想法天经地义,无懈可击的。生在此侧,死在彼侧。我再此侧,不在彼侧。”这是我在木月死后的感悟。这本小说的时间线是我青春时期的故事,渡边十七岁的时候,直子十八岁,木月十七岁。我二十一岁的时候,直子二十岁,木月十七岁。死亡闯入了青春 ,借着青春,爱情阐释 死亡。木月和直子的死亡打破了生与死的界限。生命是自己的生命么?是但也绝不仅仅是自己的生命,生命早已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死亡并不是一无所有,只是以精神的形式存在罢了 。

0 条回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