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Story

屠龙少年

maders · 9月15日 · 2020年 · 本文2195字 · 阅读6分钟38

夏末黄昏,破落的小村庄。

村内的屋子零零散散,破落不堪。村外树木繁茂,遮蔽了村中人走出去的欲望。村口有一棵老槐树,老槐树高入云天,苍翠挺拔。

树下站着两人,一老一少。老人佝偻着腰却精神矍铄,少年则头戴斗笠,肩批皮甲,身配重剑。

少年一脸稚嫩,看着村外的丛林眼里冒着星星。

老人轻叹一口气,缓缓的说道:师傅我年事已高,守护村庄还是要靠你了。

少年拔出跟身高差不多的重剑挥舞着,师傅放心,敢来欺负我们村子 ,我必叫那只恶龙血债血偿。

说罢,少年把剑插向过了地面,地面裂出了一条缝隙。

哎,要不是你大师兄太过顽劣,二师兄懒惰至极,三师兄天生愚钝,我也舍不得你走…”师傅喋喋不休的絮叨着。

师傅告辞,徒儿早去早回。说罢,少年朝着森林深处奔袭而去,独留下身后还没说完话的师傅。

少年告别了师傅,带着村里最好的装备独自踏上了屠龙之路。走了好几天,突然想起来忘了问师傅那头恶龙住在哪了。

那片森林广袤无边。一连数日的赶路,少年心乏体累,却仍奔波不停。他实在是难以放过这次来之不易出门闯荡的机会。

不知道过了几天,少年翻开行囊看了眼干粮叹了口气。这些天来,少年饿了吃干粮,渴了饮溪水,一直撑到晚上半夜才扒拉着树干休息一会。心理上的烦闷不重要,身体上的劳累也不要紧但吃的不香就很烦人。

别看少年跟师兄们比武能把几人打的几天下不了床,但是平时在村里看到老妇人杀鸡都要绕道走。肉吃的香,看到生命逝去也心中却隐隐作痛。少年看着手中不断挣扎的山兔,还是松开了手。

干粮已尽,路却没走到头。少年发现前方的天阴沉沉的,雾也渐浓,周围草木渐渐稀疏。零星的回忆起师傅的连篇废话中提到过恶龙住在山的那头,莫名的压抑涌上心头。他选择放慢了脚步,采摘了野果以备不时之需,休息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清晨,少年从树上跳下来,正准备伸手掏出野果却听见远处草丛传来一阵吟叫。少年面色一沉,拔剑而出。飞奔到草从前,用剑斩去杂草。一头毛还没齐的尖嘴幼龙显露出来。

少年剑指幼龙,沉默着。他可以斩杀恶龙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却不忍心乱杀一只无辜的幼龙。少年收敛起杀意,剑回鞘中。头也不回的朝前走去。

他在前面走,幼龙一蹦一跳的在后面跟着。他停下休息,幼龙也倚靠他的身边。他驱赶它,它还会回来。他快步要甩开它,它扑楞着翅膀尽力追赶。只因为他离去时在它的身边留下了一个果子。

渐渐地,少年放下了心里的恨,把幼龙装在了上衣的口袋里。少年给幼龙喂果子,幼龙铆足了劲从口中吐出一串细长的火苗,用尖嘴把果实往少年的身边拱去。少年不知道小龙以后会不会成为恶龙,他也不愿意想,每一次想到都会找借口敷衍自己。因为幼龙的存在,虽然旅途辛苦,却还是觉得甜甜的。

不多日,正午。少年像往日一样打开行囊准备午餐的果实,少年远望了一眼,把果子一股脑的倒出来。从其中拿走两个果实剩余的都推到了幼龙的面前。这些天少年明显的感觉到幼龙在成长,羽毛渐渐丰满,龙喙愈加锋利。少年给小龙喂得食物也越来越多。

吃吧,吃吧。快点长大,做条好龙。少年相信在自己的感化之下,小龙一定会成为一条正经的大龙。

少年看着小龙吃完食物,一笑。伸手拿出自己的食物摸了摸小龙的脑袋示意小龙烤熟食物。小龙没有躲闪熟练地从吐出一圈火苗。煮熟了两颗果实,之后摇摇晃晃的走路都走不稳了,一头栽倒在地上。少年知道每次小龙用这一招都要沉睡许久。他双手捧起小龙放进了胸前内衣的兜里。拔出了背后的刀朝着森林尽头的荒芜之地走去。

云层紧贴着灰沉的天空,承受着天空的重量。浓厚的雾气裹挟着血腥的气息朝着少年稚嫩的脸颊袭来。少年紧握着剑,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左右。

突然,一道黑影袭来。少年挥剑格挡。

黑影隔着雾气甚是模糊,少年顶风向前。一声嘶吼如炸雷般在少年的耳边裂开,血腥,食物发酵,腐烂的恶臭气息扑面而来

少年的嘴角微微扬起,轻声念叨着:来了

少年身手灵巧,恶龙皮糙肉厚。恶龙爪子拍不中少年,少年的重剑也刺不透恶龙的鳞片。消耗了半天,少年身上的伤势越来越多,渐渐的支撑不住恶龙猛烈的进攻了。少年放弃了硬拼的,转身顺着粗糙的龙鳞往上爬。恶龙的影子遮天蔽日。恶龙扑棱着翅膀试图拍打少年,少年反而借翅膀的力量一跃而起。又从黑雾中突然冲出一剑刺入了恶龙的眼睛。一声凄惨的鸣叫,恶龙全身的鳞片都冒出了火焰。

少年一惊,失手从剑柄上滑落。一瞬间的失重感让少年分了神,恶龙一击中了少年的左臂。少年闷哼一声,昏了过去。

醒来时,少年脸色惨白,左臂已化成粉末随风消散。少年抬头看着天,就这么看着。一片凄清,一片冷寂。

太阳出来了,都结束了。泪水从少年的眼角滑落。

少年用右臂强撑起身体,一瘸一拐的走向恶龙的尸体。恶龙的鳞片被烧得通红,内脏被烧化,蛆虫在尸体上爬行。

少年脸上的稚嫩消逝不见,多了一份悲凉。屠龙少年不再是那个一心想要出门闯荡的少年了,他想要回家。他转身朝着森林深处走去。

刚迈出一步,一阵刺痛从胸口处传出。血液一滴一滴的从早已被血水浸湿已经干涸的内衣上滑落。

一个小脑袋从少年的衣服中钻出撕咬着少年的躯体,被血腥刺激的小龙终究还是成了那条恶龙。

少年的名字叫什么?”

他从出生那天起,大家就叫他少年。就因为那个破落小镇世代镇守着恶龙,百姓才得以安宁。少年可怜么?屠龙是他的使命与责任,他却异想天开想着靠爱感怀,哎。

之后呢?少年怎么样了

哪还有什么之后?

少年会被哪位公主用灵丹妙药复活?被正好赶来的商队救走?哪有那么多意外?

死了就死了,就是不存在了,生命就是这么脆弱。

0 条回应

×